全部

明心靜氣入佳境

來源:中華龍都網

作者:

2019-01-07

孫智

為人處世,他重“江湖”。筆者的一位好兄弟王紹禎介紹說,重朋友如兄弟,講義氣如俠義;大方不小氣,做事講規矩,憨厚樸實,與人為善是他最大的特點。

習書成“家”,他重“書德”。盡管他的書法作品是歷經數十年的磨煉且頗有影響,但凡愛“書”之人、所“求”之人,他皆樂意送之。于是,他成為大家認可的“寫家”。

他就是王心靜,西華縣頗有名氣的一位書法家。

1969年,王心靜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。在半饑餓狀態中,他度過了苦澀、艱難的童年。

1990年,結束學業的他,被分配到周口棉紡織印染廠工作,開始了一個農家兒郎平凡而無奈的社會生涯。

其實,出于對書法的愛好,王心靜初中畢業時,便拜本村著名硬筆書法家王臺安為師,開始了艱辛而快樂的學書旅程。

就這樣,他堅持了五年,歷練了五年。漫漫五年后,直到在周口參加工作時,王心靜才認為可以對別人說自己練過鋼筆字。

那時候,全國興起了鋼筆書法的熱潮,大大小小的鋼筆書法比賽,也令王心靜心癢難耐、欲罷不能。他抱著城里孩子能干的事自己也一定能干好的信念,開始參加一些市級、省級乃至全國性的硬筆書法大獎賽。可喜的是,由于他刻苦臨摹,認真書寫,從而斬獲了一大堆獲獎證書。

然而,就是這一大堆的證書,使他飄飄然起來。王心靜認為,自己既然能夠在硬筆書法上有所成就,在發家致富方面也一定能夠大展身手。于是,他辭去固定的工作,放棄舒適的環境,只身入商海,摸爬滾打四年有余。本來想成為腰纏萬貫“富翁”的他,由于不識水性,結果卻在商海“嗆”了水,血本無歸不算,還背了幾萬塊錢的債務。無奈之下,他踉踉蹌蹌、十分狼狽地回到了西華、回到了原點。

面對窘境,不甘心失敗的王心靜拿著身上僅有的300元錢,在西華縣城一條不知名的小街上,租賃了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小屋,開了個小得不能再小的美術社。“你看,說是美術社,也就是只有一個破書案和幾支破毛筆的寫字店而已。”每每向朋友談起,他總是這樣苦笑著說。

就是在這樣一個小天地里,在艱辛、艱苦、艱難的創業環境里,王心靜也能靜下心來既掙錢又習“書”,把小店“玩”得順風順水,一個月靠賣字裱畫掙的錢可以維持基本的生活所需。

寫字或曰書法,可以說是王心靜的全部。那時,他告誡自己,心靜就要靜下心。人說,心靜自然涼。他說,心靜“字”然“良”、心靜“字”然“美”。正是由于把心靜下來,靜靜地寫、靜靜地練、靜靜地臨摹、靜靜地學習,他的毛筆字越寫越熟、越寫越好。盡管在美術社里沒有掙到多少錢,他卻感到很充實、很滿足、很愜意。

更值得欣慰的是,在這艱辛的日子里,王心靜收獲了難得的愛情。愛情的火花點燃了他人生的激情,讓他迎來了書法創作的生機,取得了書法創作的成果。

從此,王心靜開始“封閉”自己,整天聞雞作“書”,苦練本領。在繼續練習硬筆書法的同時,他苦修以行、楷為主的毛筆書法,楷書取法歐陽詢,行書師法米芾、王羲之。在自己書法的小天地里任意馳騁,享受著書法帶給自己的快樂。

閉門習“書”,只能是坐井觀天,書法創作要想取得成績,更需要開闊視野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習“書”以后,王心靜慢慢悟出了這個道理。走出去,便是海闊天空。他決心在書法創作的道路上,走得更遠、走得更長、走得更好。

2003年,王心靜懷著忐忑的心情,拿著自己寫的所謂的書法作品,去拜訪著名書法家劉登龍先生。他沒想到的是,被他認為“神”一樣的劉登龍先生,不但耐心地給他講了很多書法知識,還在他的一再懇求下,收他為徒,手把手地傳授書法技藝。這對王心靜來說,無疑是一個天大的驚喜。

從此,在劉登龍先生的悉心指導下,王心靜從米芾的《蜀素帖》《苕溪詩》入手,一入此帖就是五年。他沉迷于米芾沉著痛快、酣暢淋漓的筆法之中,小有所得。2009年,他又追根溯源,開始迷醉“二王”書風。通過幾年的學書經歷,他深深地感到自己文化底子的淺薄,制約了自己的學書之路。所以,他就從古人書論開始,著手對書法理論進行學習和研究。經年累月,稍有開悟。天長日久,終成“書”業。其楷書,端莊大氣、自然流暢,若歐陽詢遺風。其行書,筆走龍蛇、行云流水,深得“二王”神采。

近日,筆者有幸欣賞王心靜所書唐代李白的《將進酒》,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……”大氣雄渾,蕩氣回腸,一氣呵成,嘆為觀止。如此大作,雖未得卻也飽了眼福,亦算幸甚也。

如今,王心靜的書法藝術日臻成熟,書法事業“家”大“業”大。昔日的“袖珍”美術社,變成了“心靜書畫院”。賢內助打理內勤,王心靜潛心創作,一“動”一“靜”,珠聯璧合。同時,他的書畫院成了一個集書法創作、藝術交流、書友雅聚的平臺,為他以后的書法藝術鋪墊出一條平坦之路。

漢代蔡邕《書論》中云: 書者,散也。欲書先散懷抱,任情恣性,然后書之;若迫于事,雖中山兔豪不能佳也。故曰對于書法,是性情的發散和表達,是心之所現。要想寫好書法,先掃除心中塵埃,持之以恒,明心靜氣,擺正心態,淡泊明志,則必有所成。

讀此,筆者以為,心靜之名或許源于此,心靜之“名”或許“緣”于此。

心靜“字”然美。王心靜雖已近知天命之年,依然“書”之不輟,每天凌晨三時必起床習“書”,案旁作精品,硯邊悟“書道”,力求書法藝術精益求精。

愿王心靜書法藝術之樹常青!

[責任編輯:翟迪]

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周口24小時

老时时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