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文姜,她來了

來源:周口日報

作者:

2019-10-28

柳岸

收到《文姜傳》校稿小樣,我突然覺得好像還缺點什么?想想,應該是序或者跋之類的東西。照常規,出一本新書作者似乎應該說點什么,說什么呢?對于文姜,我突然想起 “尷尬” 這個詞,這對她的人生來說,似乎再貼切不過。

文姜生于公元前729年,卒于公元前674年。她是齊僖公女公子,魯桓公夫人,魯莊公之母,齊襄公、齊桓公之妹,位列春秋四大美女之首,著名才女,身份甚是尊貴。她的時代是春秋早期,那時“五霸”還沒有粉墨登場,秦國剛剛位忝諸侯,晉國君還是晉文公的父親晉僖公,吳、越蟄伏東南還不見經傳,正在崛起的是齊、鄭、楚三國,其君主并稱春秋“三小霸”。然而,尊貴的齊國女公子文姜,卻被劉向的《烈女傳》位歸“孽嬖傳”中,只因她與兄長私通,害死夫君。文姜在兩千多年的歷史中,被人們認知在劉向的標簽下。那么,真實的文姜究竟是何模樣?

文姜之名號,“文”為謚號,姜為其姓。古代女子只稱姓不稱名,文姜名字為何,不見史料。為便于敘述,筆者為她擬名青鸞。“青鸞”為東方神鳥,以此稱謂文姜不辱其身。《春秋·左傳》在文姜死之前,一直稱她為姜氏、夫人姜氏,直到她去世,才出現“葬我小君文姜”。小君是對君夫人的稱謂,由此可以斷定“文”是她的謚號,而后世的文字史料中,但凡對她的記載,都是以文姜的名號出現。 “文”是美謚,有“經緯天地,道德博聞”之意,既然文姜被劉向貼上“孽嬖”的標簽,為何還會有“文”的謚號?以筆者拙見,一是她在世的功績。文姜作為齊國公子,身受齊文化的滋養;繼為魯夫人,又受魯文化的熏染。她把齊國的治國理念,揉進魯國政治之中。因而魯國在桓公、莊公時期,國力最為鼎盛。其次是文姜的“丑聞”,在當時還未有儒教理學等理念的道德約束,同父異母的兄妹亂倫并不稀奇。那時候更多的翁媳、叔侄亂倫,見諸于史料。其三是母憑子貴的時尚,她的兒子魯莊公是位有威望的國君,其母自然尊貴。文姜,還有一個著名的兒子,就是“三桓”之一的季孫氏始祖——季友。

了解真實的文姜,我們首先看一下她生活的時代——春秋早期。春秋通常是指公元前770年平王東遷,至公元前476年周敬王駕崩,這段時間。春秋早期“五霸”還未登場,“三小霸”是標志性的符號。“三小霸”中除了文姜之父齊僖公,還有楚武王、鄭莊公。楚國地處荊蠻,與中原交集甚少,所以大家對楚武王不甚熟悉。而相對楚武王來說,鄭莊公大家非常熟悉,因為高中語文課文“鄭伯克段于鄢”,說的就是他。鄭國跟周王室關系最近,鄭國始封君鄭桓公是周宣王的庶弟、周幽王的叔叔、鄭莊公的爺爺、周王室公卿,隨周幽王赴難。平王東遷之后,因鄭桓公勤王有功,錄其子鄭武公為王室公卿。鄭武公薨歿,兒子鄭莊公即位,亦被錄為王室公卿。鄭莊公因為母親和弟弟的算計,不敢離開新鄭半步。身為王室公卿,既不當值,亦不朝王,周王很不高興。由此,鄭國和周王室便出現了嫌隙。鄭莊公與周王室鬧翻,甚是不安,遂向諸侯尋找同盟。而地處邊遠的齊國,經歷了多年的內亂,逐漸安定崛起,齊僖公即位后,勵精圖治,國力強大。于是,兩位雄心勃勃的君主,一拍即合,開始了強強聯合,成為春秋早期的小霸主。春秋時期,諸侯聯合有兩大途徑:會盟和聯姻。正是這會盟與聯姻,文姜的人生旅途,出現了第一樁尷尬之事。

公元前720年,鄭、齊兩國“石門會盟”。會盟時鄭莊公帶著的鄭太子忽和公子亹,齊僖公帶著齊太子諸兒和女公子青鸞。此乃鄭太子忽與齊公子青鸞第一次見面。雖然齊國女公子的美貌為列國所傳頌,然而 “石門會盟”時,青鸞九歲,且是女扮男裝,并未引起鄭太子忽的注意。而齊僖公見到鄭太子忽,心生歡喜,主動提出要把女公子嫁給鄭太子。鄭莊公當然很高興,當場答應,說回去與太子商議一下,便往齊請婚。可 “商議”二字一出籠,事態便出現了逆轉。鄭太子忽竟然拒絕,這是文姜人生首遇尷尬。

而后,齊國遭遇北戎侵擾,太子忽奉命助齊抗戎,取得大捷。齊僖公大喜,再次提出要公子青鸞嫁給太子忽。太子忽卻說,婚姻乃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他不能恃功私婚。理由很牽強,態度很決絕。在當時規制,諸侯一妻九妾,多一女子并非大逆不道,況聯姻是擴大政治勢力的常見方式,很多太子求之不得,而鄭太子忽竟然二次拒婚,實在不可思議。

文姜經受不住太子忽的兩次拒婚,一病不起。女公子因被拒婚而患相思病,算是不小的尷尬。她患病期間,哥哥太子諸兒時常探望,二人日久生情。于是,齊僖公禁止諸兒探視。他們當時只是有些曖昧,并未亂倫。而后,文姜嫁給魯桓公,獨享后宮恩寵。十幾年,她并未與哥哥太子諸兒見過,而太子諸兒也已即位為君,史稱齊襄公。齊國與魯國的關系微妙,不能贅述。齊襄公為霸起,欲與周王室聯姻。依照禮制周王嫁女需諸侯主持婚禮,故周王下令魯桓公往齊做媒。文姜自出嫁還未回國歸寧,想借機與夫君一起回一趟娘家,這也并非過分之請。而魯大夫卻力諫魯桓公,勿偕夫人同往。魯桓公寵愛文姜,不聽勸諫,遂偕文姜一起往齊。

不幸的是,魯桓公此行有去無回。其因是文姜歸寧,與哥哥私情迸發,被魯桓公發現,責罵不休。齊襄公一怒之下,便殺了魯桓公。齊襄公殺魯桓公有復雜的原因與背景,然而文姜被責罵卻是導火索。魯桓公畢竟因文姜而斃命。由此,文姜陷入人生最大的尷尬之中。她該如何面對兒子,面對魯國臣民?她自覺無顏回魯,只好暫居齊國。

魯桓公死后,太子同即位。文姜身為國母,不能一直住在仇國。魯國遣使來齊奉迎,她不得已回到魯國。可是回國途中,她依然覺得羞愧難當,無顏回到魯城曲阜,便住在齊、魯交界的祝丘。

文姜不但生前遭遇很多尷尬,死后也面臨諸多尷尬。齊國后世對她似乎不太愿意提起。我往臨淄走訪時,齊文化研究中心的一位學者玩笑說,如果寫無鹽娘娘(齊宣王夫人),我們這里的領導會很高興,還可能給予大力支持,寫文姜就說不準了。而后,我到了曲阜,曲阜竟然沒有多少人知道文姜這個人,包括一些文化學者,都說不太了解。其實,這就出現了作者的尷尬,寫一位地方都不愿提起的歷史人物,確實有些吃力不討好。很多人可能會問,既然如此,為何還要寫文姜?為了“春秋名姝”系列的整體性,“四位傳奇女——一部春秋史”,而文姜正是春秋早期的那位傳奇女子。文姜身上體現出了人性的復雜、性格的多變、文化的多彩、命運的詭異,讓我很癡迷。還有,謚號為“文”的文姜,究竟“文”在何處?這是我想探究的。以文姜為載體,展示齊、魯文化的不同,再現春秋文化的多元,串起春秋早期的歷史,不也是很堂皇的理由嗎?“以史為鑒”不是優秀文化傳承的靈魂嗎?所以,我寫!

文姜亦有諸多幸運。齊國是一個尊重女性的國度,她的婚姻她可以做主,因為喜歡太子忽,所以父親便向鄭國請婚。遭拒是始料不及的,也是齊國不能左右的。文姜的幸運,還有父親對她的溺愛。不但為她向鄭國請婚,而且還把她嫁給了魯桓公。以當世的觀點看,她嫁給魯國君,遠強嫁給當時鄭太子。所以,她遭太子拒婚的尷尬卻成就了她為君夫人的幸運。文姜因為遭鄭拒婚患病,所以在她出嫁時,父親親自把她送到魯國。為此,齊僖公飽受世人詬病。文姜更大的幸運,是深受魯侯恩寵。兒子一生下,就被立為太子。魯桓公死后,文姜的兒子太子同即位為君,就是赫赫有名的魯莊公。身世顯赫的文姜,對魯國的影響很大。

《春秋·左傳》梳清了文姜一生的脈絡,從鄭太子拒婚到魯侯請婚,以及后來出嫁、歸寧,多次往返齊、魯等等,都有記載。而大部分是記載她去齊國,還有莒國,這些記載都是經文,而基本無傳。《春秋·左傳》經文記載:魯莊公二年、四年、五年、七年(春、冬),文姜與齊襄公見面;魯莊公十五年文姜再次去齊,與哥哥齊桓公見面;魯莊公十九年、二十年文姜到莒國。大家都知道,魯國是一個重禮的國家,而《春秋》是魯國的編年史,記載的都是國家大事,或者國際大事。為何不厭其煩地記載國君遺孀的活動?如果僅僅是記載她與齊襄公的私情,那么齊襄公死后,齊桓公在位時,她又為何去了齊國?所以,本人度量,她去齊國,一定與國家事務有關。由此可見文姜作為君夫人,或者國母,是參政的。她多次來往齊、魯,為兩國的穩定周旋調停,使魯國幾十年沒有大的動蕩和戰爭,這在“春秋無義戰”的大背景下,非常難得。包括她晚年兩次到莒,也都是為魯國的穩定而出使。雖然她給魯國帶來了“奇恥大辱”,但她對魯國的貢獻還是不可磨滅的,并得到魯國上下的認可。文姜作為齊國女公子、魯國君夫人,在她身上體現了齊文化與魯文化的融合。齊國與魯國雖然比鄰,而今同屬山東省域,山東也因此號稱齊魯大地。但在當時,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諸侯國,無論是治國理念,還是地域風俗,都是截然不同的,因而也造就了不同的文化。魯國治國理念是“尊尊親親”“變俗革禮”“以農為本”,而齊國是“尊賢尚功”“因俗簡禮”“農工商并”。魯國的始封君雖然是周公旦,但周公旦并未就國,治國的是他兒子伯禽。伯禽就國后,三年才安定住魯國,而后向周公述政。而齊國的始封君太公望,三個月便安定了齊國,隨后便向周公述政。《淮南子·齊俗訓》中有一段周公旦與太公望的精彩對話,太公問周公: “何以治魯?”周公曰:“尊尊親親。”太公曰:“魯從此弱矣。”周公文太公曰:“何以治齊?”太公曰:“舉賢而尚功。”周公曰:“后世必有劫殺之君。”兩位始封君都看穿了對方,可謂圣明,然而都無法控制身后。在他們對話三百年后,文姜出現了,齊國魯國也迎來了最輝煌、最鼎盛的時期。又過了二百年,魯國三桓持政,內亂不止,魯國衰微,國君幾度流亡。而齊國,姜氏江山易主,陳氏終于取代姜氏為王。世事的繁雜與叵測,天道的神秘與有成,而人不過如草芥一樣輕飄。即便是重量級的人物,一樣有許多的無奈與悲哀。

文姜的一生,充滿了諸多傳奇:挑戰世俗的故事、無顏面對的尷尬、前無所有的幸運、后世不屑的唾罵、超越當世的認可……文姜,她來了!②8

[責任編輯:牛勇威]

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周口24小時

老时时历史开奖记录